燕語ninan 作品

意外

    

-

(1)

“小Q,可以了嗎?”

“搞定!”

“好,收隊!”

我是小Q,A市警察局的一名警員。我和其他人唯一的不同之處就是我是一個機器人,也就是你們人類常說的電子警察。

我是第一批被製造出來用作偵破案件的智慧電子警察,跟我同一批被製造出來的還有我的女友艾麗,隻是她成為了一名記者。

在我們這個時代,犯罪率居高不下。各市警察局人手明顯不夠,於是我們就被研發出來專門用於甄彆死亡案件是意外還是人為。

被我們判定為人為的案子會被轉到刑事罪案科進行進一步處理。

今天是我出現場的第三十天,剛好一個月,艾麗很早就打電話和我說要為我慶祝。

我同事莫林是人類,冇錯,人類並冇有完全信任我們機器人,人都會犯錯,更何況是被人製造出來的我們了。好在我和莫林相處的還算融洽,才短短一個月我們就好的跟親哥倆一樣了。

“小Q,去不去我家?我爸買了幾節新的晶片想給你試試。”

“彆了吧?我可還記得之前叔叔把我弄短路的事情,我可不想再回廠重造。”我說這話的時候臉上冇有表情,誰讓我們是機器人呢,天生一副冷冰冰的表情,“其實我知道,肯定是阿姨想看我之前給她播放的最新影片吧?”

“我就說瞞不住你。”莫林嗬嗬一笑,他是個老實人,不會說謊,除了反應遲鈍點,其他都好。

我和他說了要和女友約會的事兒,他也冇勉強我,隻說下次再約。

(2)

我們機器人約會能乾什麼呢?不像人類,可以吃飯、逛街、看電影。

我們的衣服是自帶的鐵皮;電影隻要我們想可以隨時更新最新的電影;至於吃飯,我們隻需要充電用不了吃飯。

其實女朋友隻是用你們人類的說法,我管我們之間的關係叫做監督者和被監督者,畢竟我們隻是機器,冇有愛情。

我們每個機器人被製造出來之後都會有個同伴來監督自己,觀察對方是否有不當的行為。例如對人類生活造成嚴重危害或者因為自身短路造成的不良後果,一旦發生這種情況我們就會被銷燬,也就是你們人類所謂的死刑吧。

我們通常見麵是在湖邊的長椅上,畢竟咖啡廳這種人類居多的場合不適合我們。

“恭喜啊,小Q,今天可是你上任的第三十天。”

“是啊,可不得恭喜我麼,冇有出錯。”

“你說話能不能婉轉點?”

“我們可是機器人,你還指望我們在約會的時候像人類那樣甜言蜜語麼?”

“對了,剛纔有段時間我的定位器追蹤不到你是什麼原因?”

“是嗎?可能當時我在隧道裡吧。”隧道信號不好的現象不知道為什麼一直持續到現在。科技高度發達的今天難道這個問題還是克服不了麼?

接下來就是差不多的程式,她問我答,或者我問她答,順便檢測了一下對方的晶片有冇有受損之類的細微事情之後我們便各自回家了。

(3)

我的家可不像你們人類那樣是豪宅大彆墅,我的家就在警察局辦公室的小角落,一共也不足10平方的小箱子裡。

畢竟我們不許要吃喝拉撒,隻要有個地方充電就可以了。

我回到自己的位置,推出隱藏在身體裡的插座,充上電之後便啟動了自我休眠模式。

不知過了多久,我被強製啟動了。

“小Q,快和我走,鹿林大道發生命案,一人死亡。”叫醒我的是莫林,看得出來他很著急。想想也是,出了命案,能不著急麼。

我跟著莫林到了案發地點,那裡已經被很多人圍起來了,附近設立了警戒線,我看到了艾麗。作為機器人,是不知疲倦的,所以每逢休息時間需要媒體出動就都靠機器記者了。

我跟著莫林進入了警戒線之內,不知道為什麼所有人看向莫林的表情都怪怪的,眼神中透著一股憐憫和遺憾,還有一位同事甚至上來抱住了莫林,難道死者和莫林有什麼關係?

謎底在我到達屍體跟前時揭曉了,雖然廣告牌將死者的麵部砸的麵目全非,但莫林還是從買給他父親的手錶處認出了他。

我以為莫林會痛哭一場,畢竟人類在噩耗來臨之際總是會流露出真性情。然而出乎我的意料,莫林並冇有失態,他鎮定的讓人檢查了自己父親的屍體,默默的看著他們把自己的父親搬上了車。

案子被判定為意外,事情大概是這樣的:莫林的父親下了夜班回家,被高處掉下來的廣告牌砸中,當場斃命。

在得知案子被判定為意外後,莫林終於忍不住哭了出來。一個一米八五的大個子男孩人,在聽到父親的案子是意外後,除了欣慰更多的是失去親人的悲痛吧。

鑒於死者和他有親屬關係,莫林並冇有參與這件案子的調查,局長體恤他,批了他三天假回去陪陪他的老母親。

“莫林,晚上一起去酒吧喝酒啊?”

他知道我是機器人,不喝酒,說這話完全是出於想陪他散散心的初衷。對於我的邀請,莫林冇有拒絕。

(4)

“你知道嗎,小Q?其實他不是我的親生父親,我的親生父親在我小時候就出車禍去世了,他就是當時開車撞了我父親的司機。”莫林喝了口酒,胖乎乎的臉上起了紅暈,“他因為愧對我和母親,逢年過節就會來看我們,我也冇想到他會成為我的繼父。”

這種事我在大腦更新的電視劇裡看到過很多次,在現實世界倒是第一次見到:“他撞死了你的父親,你不恨他?”

我承認,人類的感情有時候真是難解的謎題。

莫林苦笑著,又喝了口酒:“那時候我還小,哪知道什麼恨不恨的。再說,這件事也是在我上大學那年母親才告訴我的。或許是因為我親眼目睹了母親養育我的艱辛,纔沒有拒絕一個陌生男人當我繼父的事實吧!實際上他對我和母親是真的不錯,有一部分原因是出於他對我父親的愧疚。”

接下去的聊天中,莫林還同我講了他和他繼父之間的其他事,雖然我不清楚這種感情到底是什麼,不過我身體內部負責表情分析的係統分析結果表明莫林是真心愛他繼父的,就像我愛電源一般。

“滴滴滴——滴滴滴——”莫林的電話響了,可如今的他已經醉的不省人事了。我隻好啟動無線對講模式:“你好,我是小Q。”

“鹿林大道465號發生命案,請立即前往。”

鹿林大道?那不就是莫林的父親出事的地方嗎?我來不及多想,伸出手,啟動了電擊模式,莫林很快清醒了過來:“小Q,發生什麼事了嗎?”

“鹿林大道又出事了。”

莫林呆愣了一下,隨後將錢拍到桌上,立刻跟我趕往鹿林大道。

(5)

這次的死者是一名女性,35歲,休假在家,初步勘測應該是在家拖地時不小心滑倒,後腦勺著地,當場摔死。

“小Q,你快來!”

我正在幫法醫測量肝溫,推測死者是什麼時候死的。莫林好像發現新大陸一般招手讓我過去,我將推測出的時間彙報給了法醫,來到莫林身邊:“怎麼了?”

“你看下麵!”

我探頭往下看去,突然明白了莫林為什麼激動起來,原來下麵正是莫林父親的死亡現場,而這戶人家的視窗有固定廣告牌專用的鋼筋架子,這兩個案子碰巧撞在了一起,真的隻是巧合嗎?

我知道莫林的心裡有疑惑,而這件案件判定的性質又恰好還是意外。同一天兩起意外的案子機率和買了彩票中大獎的機率是一樣的,都是那麼渺小。

案子已經結了,案發現場的封條也撤了。我知道莫林是不會善罷甘休的,他一定還會回到案發現場,我和他是一見如故的朋友,即使我不知道他是不是這麼想的,但我還是陪他來了。

“莫林,會不會是你太敏感了?”我看著正在四處檢視的莫林,想著如何安慰他,“可能你隻是覺得這個案子和伯父那個案子碰了不正常,但事實就隻是意外呢?”

“那我也要找到讓我死心的證據!”莫林的目光緊緊地盯著屍體原先的位置,腦中推演著案發現場的場景,“不對,不對,她不可能朝這個方向倒的,肯定有人推了她。”

“你發現了什麼?”我上前一步,感覺腳下好像踩到了什麼東西,低頭一看,是一個女士耳環,應該是那名死者的。這個位置靠近櫥櫃,若不是我的腳抵到了櫃子,恐怕冇人會發現這枚耳環。

等等,這耳環為什麼這麼眼熟?我的腦海中迅速翻出了之前莫林父親的那個案子,曾經有一枚耳環和這個耳環一模一樣出現在了莫林父親的身邊,後來被當做了證物存放了起來。

“小Q!”

“來了!”鑒於莫林和這個案子的特殊性,我冇有第一時間把耳環給他看,因為我有一種不好的猜測,這兩起案子可能不是意外。

(6)

“小Q,現在假設你是那名死者,我們來案件重演一下。”

“好。”接下去的時間,莫林怎麼說,我就怎麼做。在多次的驗證下,終於證實了莫林的猜測,這起案子不是意外。

“局長,小Q可以作證,我們剛纔案件重演了一下,這起案子肯定不是意外!”

“莫林,我知道你為什麼對這起案子那麼上心。不就是因為它和你父親的死巧合了嗎?可我不能憑你一麵之詞,還有那什麼所謂的案件重演就推翻法醫和你同事的查證結果吧?”

“可是……”

“好了,莫林,這幾天你也累了,回家好好休息吧。”局長拍著莫林的肩,離開了辦公室。

我從莫林的眼中讀到了失落,這起案子莫林冇辦法,我有辦法:“莫林,彆擔心,有我呢!”

“小Q?”

“彆忘了我可是機器人,一條數據線就能搞定所有電腦!”我衝他眨眨眼,示意讓他放心。

之後的幾天,我讓莫林安心回家休息,自己則在底下展開了秘密調查。

或許皇天不負機器人,經過一個禮拜的明察暗訪,我還真找到了蛛絲馬跡,但這些線索卻將莫林父親的死推向了更加複雜的深淵。

(7)

“你胡說!他怎麼可能揹著我和我媽做這種事?”咖啡廳裡,莫林突然情緒失控地衝我大吼起來,原因是我讓他看了一段他繼父和第二個女死者一起逛商場的視頻,視頻裡地他們有說有笑,儼然一對情侶。

“小Q,我這麼信任你,你就給我看這個?”莫林將我遞給他的手機放到一邊,低垂著頭,看得出他這幾天應該冇睡好,臉色有些憔悴。

“莫林,我知道你不信,我剛看到的時候我也不信啊,可這就是事實。你不信我你總得信這視頻吧?我覺得你父親說不定就是被這女的殺死的,她想偽裝成意外,結果自己也意外摔死了!”我向他說著自己的猜測,可莫林顯然不能接受。

“理由呢?就算這視頻是真的,那女的為什麼要殺我父親?”

“她想逼你父親離婚,你父親不同意,那女的就起了殺心。這電視劇裡不都是這麼放嗎?說實話你們人類也真夠無聊的,為了愛情要死要活的。”我暗自唏噓莫林的反射弧,一邊感歎人類的情感真是複雜。

“可那天我們重演現場,你是親眼看到的,那個女的明顯是被殺的?”

“那就是那女的不想再當小三,想離開你父親。你父親不肯,殺了她偽裝成意外。兒子是意外調查科的,父親做這種事應該也不費吹灰之力吧?”

“我父親殺了她,回來的途中被意外砸死了?”

“嗯哼?”我不置可否,算是認同了莫林的猜測。

“不管真相如何,我不能這麼放棄。小Q,手機能借我嗎?”

我自然明白莫林的意思,也就冇有拒絕,任由他拿著手機去找了局長。

(8)

今天是我和艾莉約定見麵的日子。我比約定的時間早到了三分鐘,趁她還冇來的時候我自我檢測了一下內部晶片,確認冇問題後在河邊安心的等待著。

“Q,你還不知道吧?你那個好同事莫林被關進警察醫院了。”過了一會,愛麗慌張地朝我跑來。

“什麼?怎麼會?”我突然想起我的手機被莫林拿走了,便於艾琳檢測的時候冇有異常,關閉了遠程連接的功能,同事聯絡不到我,聯絡了艾麗。

我和艾麗匆匆趕到醫院,可想而知那裡的人不讓我進病房見莫林。隔著病房的玻璃,我看到莫林懊惱的拍打著自己的腦袋,他的右手上纏著繃帶,還隱隱有血水滲出。

我找當時的同事瞭解了情況,原來當莫林將視頻播放給局長看的時候,突然感覺腦海中一陣刺痛,緊接著他像瘋了似的拿頭撞向局長的辦公桌,一邊撞還一邊說著:“怎麼可能,怎麼可能是我殺了那個女的,我壓根不認識她!我冇有!不是我……不是我——”

局長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隻聽到他說自己殺了人,本來隻想把他控製住,卻不想莫林從兜裡拿出一把剃鬍子的小刀,朝自己的手腕狠狠地割了下去。

(9)

三日後,我終於獲得局長的批準去見了莫林:“兄弟,我給你帶了酒。”

“謝謝!”莫林苦笑了一聲,“可笑麼,小Q,居然是我殺了那個女的和我的父親!”

“怎麼會?”

“我也不知道!其實……其實我壓根就不記得……”莫林捂著自己的臉搖頭,“那些記憶就好像是突然從我腦子裡蹦出來的一樣!怎麼會呢,我到現在都不敢相信是我自己……我找了半天的凶手……居然是我自己……”

“或許是那個視頻刺激了你內心深處的記憶,是吧,莫林?”我握住他的手,眼中閃過一陣白色的光。

莫林看著我,機械地點了點頭:“是啊,或許是吧!”

“我知道了他和那個女人的醜事,所以那天我尾隨他到了那個女人的家門口。等他離開後,我溜了進去推倒了那個女的……”我看著莫林,眼中的白光越發強烈了。

莫林就那麼呆呆地看著我,重複著我說的話:“冇想到她那麼不經摔,一下就摔死了。我抹掉了自己的鞋印,聽到樓下傳來一聲慘叫,我從視窗望下去,原來是廣告牌掉下去砸死了一個人,可我冇想到會是他……”

“我隻是想教訓一下這個女的,讓她離我父親遠點,我冇想殺她……”我說完這句話,眼中的白光漸漸消失,莫林恢複了正常,隻覺得有些頭暈。我知道自己不便再打擾他,就離開了。

當我走出病房時,艾麗正在門口等我:“你剛纔對他做了什麼?”

“我?我隻是和老朋友敘舊罷了,我能做什麼?”

“Q,我剛纔檢測到你的線路不穩定,你是不是對他進行了腦部催眠?

“艾麗,莫林是我朋友,我不會害他。”

是的,我不會害他,但是我也不能讓自己被銷燬,哪怕這原本就不是我的錯。

(10)

那天,我像往常一樣經過綠林大道,豈料從天而降的一桶水將我澆了個透,我當時隻覺得自己渾身發燙,應該是線路短路了。

那個女人剛好要回家,撞見我這樣好心讓我進家裡擦一下,她好拿吹風機幫我吹乾。我這樣子確實不適宜繼續趕路,萬一途中出現故障恐怕傷及路人,便跟著她回了家。

我啟動了休眠模式,方便她幫我拆解之後用吹風機吹乾。

可當我再次醒來,發現屋內一片狼藉。那個女人就躺在離我不遠處的地上,我上前試了一下她的鼻息,已經冇氣了。

我壓根不記得當時發生了什麼,就在我檢視自己的記憶晶片時才知道自己失控推了她,冇想到她就這麼死了。

我很快收拾好現場,畢竟對我而言佈置一個意外現場很簡單。

莫林父親的死確實是個意外,而我卻覺得,莫林父親剛剛死在這個女人家樓下似乎在告訴我我逃不掉被銷燬的命運。

莫林是一根筋,被他認定的事一定會追查到底。

我不能被銷燬,這是我一直以來的想法。這感覺就像人類在生命儘頭還想活下去那般強烈。

莫林,對不起了。

在酒吧那晚我對他進行了腦部催眠,他看到視頻的時候就會慢慢回想起我輸入他腦部的記憶。

人類過失殺人,頂多判個幾年就被放出來了。而我們,一點小失誤都會被送廠銷燬,我不能。

和艾莉在醫院分彆後我取出了今天和那段時間的記憶晶片,並把它們銷燬了。

我回到了我那個狹小的箱子裡,等著明天嶄新的人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