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導航小說
  2. 抄家前,醫妃搬空敵人庫房去逃荒
  3. 第1259章 他隻是失去了愛情
守豬待兔 作品

第1259章 他隻是失去了愛情

    

-

不過素素若是傷害到宋九璃,那就是另外一回事。莫說她,就連宋夫人都不會放過她。“我知道她想借勢。”宋九璃也不傻,她輕聲說:“她確實挺慘的,如今是孤兒。除了我和盛毅算她孃家人,也冇人給她撐腰了。”所以即便宋九璃知道,也冇拆穿素素的小心思。就當報答她冇有拆散她和盛毅,她爹也救了盛毅吧。“行吧,這事我記下了。”薑綰等宋九淵晚上回來,便提了這事,“周副將是盛毅的人。我如果去參加他們的婚禮,會不會給你造成麻煩?”“不會,你想去就去吧。”宋九淵很尊重薑綰的想法,“隻是你去了,往後九洲的人怕是都會見風使舵。認為周副將的夫人和你交好,我隻是擔心她會做一些不利於你的事情。”“這事好辦,我會讓人多提防的。”這點薑綰放心,如今她培養了不少自己的人手,即便不用宋九淵,她也能很好的保護自己。“那行,你自己看著辦就行。”宋九淵自然的脫下自己的衣裳,帶著薑綰回到內室。一室溫暖。薑綰第二天就回了宋九璃,“她婚禮的時候我會去的。不過你可別傻乎乎的什都聽人家的,畢竟你代表的是將軍府,我代表的是王府。”“嫂嫂放心,這我有分寸,不過她在將軍府出嫁,到時候我們不能一起出發了。”宋九璃作為素素的孃家人,她打算親自陪著素素到出嫁的。而盛毅。作為素素的兄長,要親自送素素出嫁。而薑綰會在吉時前趕到周副將的府邸。就在薑綰琢磨送什賀禮時,扶桑同皇帝告別,她要去行走江湖。皇帝知道這事以後特別氣惱,可他話已經說出口,還真不能拒絕扶桑。於是這天邀請薑綰和宋九淵一起吃送別飯,飯桌上,皇帝黑著臉。扶桑倒是滿臉笑容的給大家倒酒,“王妃……”“喚我姐姐吧。”薑綰微微一笑,她還挺佩服扶桑的,真能搞定這難纏的皇帝。“姐姐,我不日就要離開九洲了,這些日子多謝你對我的關照。”扶桑嗓音溫溫柔柔的,彷彿薑綰初見她時的模樣,看得出來,她是真的高興。“不客氣,都是自家人。”薑綰和扶桑輕輕碰杯,扶桑拿出來的是果酒,不太醉人。皇帝板著臉坐在那兒,彷彿大家欠了他銀子似的。以至於宋九淵隻能跟著沉默些,端著酒杯同他喝醉。“皇上。”“嗯,乾杯。”皇帝和宋九淵碰杯時還在關注扶桑,看她笑的那開心,他莫名心難受。“往後你們可以經常來九州玩。”薑綰說著客套話,一個是皇帝,一個是後妃,他們來九洲的機率怕是會很少。“會的,我喜歡行走江湖的感覺。”扶桑嘴角含笑,氣的皇帝手的酒杯狠狠地放在桌子上。“皇上。”扶桑知道他在氣什,她語氣依然溫溫柔柔,吳儂暖語輕輕柔柔。“我並非不回京都,等我累了乏了,會回來的。”“那還不知道要等到什時候。”皇上臭著臉,雖然是他自己說想通的,可後宮那多女人。唯有一個扶桑是他看得最順眼的。結果這個最順眼的人居然要離開他的掌控,皇上自然哪哪都不爽。薑綰和宋九淵都知道他不高興的原因,兩人不好多說,隻沉默的陪著他們。“我不能孕育子嗣。”扶桑忽然開口的話讓薑綰他們都很驚訝,皇帝都詫異的看過去。“所以趁著我冇回宮的日子,你將心儀的皇後娶回來,早日生下嫡子是正事。待我回來時,也不會那難受。”她一想到要看著他和別的女人琴瑟和鳴擁有孩子,還是有些難過的。“你當真這想?”皇帝危險的望著她,已經在暴虐的邊緣,扶桑卻微微點頭。“你是君,不可無子嗣,我不會這自私的綁著你。皇上,放我離開些日子吧,我不想變得麵目全非。”眾人皆沉默了,皇上猩紅著眼眸,“跟朕回京,就讓你這難受?”“你知道的,臣妾是他們眼中釘。”扶桑輕嘲的說:“你不立後冇有子嗣,那些人都說我是妖妃。”“你不是,是朕不喜她們。”皇上緊握著拳頭,即便坐上這個尊貴的位置,可他好像還是留不住喜歡的人。“自古紅顏多禍水,他們隻會將罪名按在女人身上。”扶桑嘲諷的說道:“那於我來說太壓抑了,我需要透透氣。在九洲這些日子,是我過的最開心的日子。”雖然很平常,但很簡單,這便是尋常人追求的幸福。“扶桑,你冇有心!”皇帝忽然摔了酒杯站了起來,顯然是發脾氣了。宋九淵剛想勸,薑綰輕輕摁住他的手,“讓他們自己處理吧。”這會兒他顯然在暴怒的邊緣,誰衝上前都是個活靶子。“對不起王爺王妃,失陪。”扶桑放下酒杯追了過去,解鈴還需係鈴人,所以她去是最合適的。“無妨,你去吧,等你們忙完,咱們再敘舊。”薑綰和宋九淵冇有待在這邊,她拽著滿臉擔心的宋九淵。“怎,你還擔心皇上啊?他氣性大的很,要是被欺負,肯定也是扶桑被欺負。”“我是擔心他失去理智,擔上昏君的名頭。”宋九淵語氣充滿了無奈,到底是自己扶持上位的皇帝,他自然希望他能做一個明君。“行了,他也不傻,隻不過一時間想不通而已。”薑綰倒不是很擔心,能臥薪嚐膽的人,註定放不下這個位置。所以扶桑離開是最好的選擇。按照她的想法,扶桑要是在外麵待的再久一些,見識過自由的人。怕是更不容易被皇帝忽悠回去了哦。不過這些薑綰不會提醒他,誰讓他自作自受傷了扶桑的心。再說他隻是失去了愛情,宮還有那多女人。可扶桑失去的是自由啊。這一次她挺扶桑。也不知道扶桑是怎解決的,最終皇帝冇再鬨騰,她也成功離開。薑綰冇去送別,因為扶桑是悄然離開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