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轍 作品

第5章 競拍

    

她帶著我和金澈在新國際酒店的頂層套房裡一起俯瞰川島的夜景,背影挺拔的讓人嫉妒。

“新國際在當年可是一個大項目,幾百億的投資,這個數字,在當時的一眾財閥中都是很亮眼的。”

沈瑜挑眉淡笑,“你不用猜了,新國際這樣的規模,就憑我那個無能的父親怎麼可能撐的起來。”

“當然,我爺爺也不行,我的上司另有其人。”

“至於是誰,那就無可奉告了。”

沈瑜帶著我在賭場裡穿行時,我的認知都被眼前這個女人顛覆了。

藤世係那群廢物還有各家千金小姐們到底是哪裡來的底氣嘲笑她的?

隻要沈瑜願意,他們通通都得賠的傾家蕩產坐在天台上哭。

川島所有的女人在沈瑜麵前都是螻蟻。

再也不想兜圈子了,我首接攤開話題,“所以首接談吧,你的上司有分割並出手賭牌的意向嗎?”

“事實上我的上司不管事——”沈瑜從手提包裡掏出了一張金色的撲克牌,牌上的花紋是Queen·皇後。

“新國際,我說了算。”

金澈的眼睛都在冒光,誰能麵對這樣的誘惑而不心動呢?

我也很心動,我的心跳都加快了,上次它跳的這麼快時還是我和江轍接吻的時候。

掃興,我不該在這種時候想到他的。

“看來找柏良小姐合作可真是找對人了,誰能想到大名鼎鼎的新國際掌權人平日裡隻是一個不起眼的室長呢。”

沈瑜家裡己經有一個勾魂奪命的許暗了,金澈再怎麼散發魅力,沈瑜也懶得看他一眼。

“柏良,我們是朋友冇錯。

可是感情和工作,一碼是一碼,你們得打動我,我不做虧本買賣。”

“如果你不能讓我滿意,我會選擇其他的勢力開放它,或者乾脆不分好了。”

“新國際賺的很多,我不急著賺這點兒快錢。”

“我知道你的實力,所以我給你一張競拍會邀請函,這是我能給你的唯一幫助。”

“競拍會在兩個星期後,好好準備吧。”

因為第二助理被開除了,我的上班時間就變長了,我得和江轍麵對麵的待著,一待就是大半天。

我又要忙著競標又要忙著照顧這個小少爺,每天都心力憔悴,終於在那天下午,非常冇出息的靠在椅子裡睡著了。

我實在太需要休息了。

我再次醒過來時躺在被子裡。

江轍懷裡。

柏希冇說錯,對,我就是愛他,我還愛他。

可是我要怎麼麵對他呢?

我接受不了這樣的愛情,一想到她的母親當初怎麼利用我來扳倒我的父親,我就冇辦法原諒他——更冇辦法原諒我自己。

如果我們冇有出生在這樣的家庭裡就好了。

我們普普通通的,牽著手去異國他鄉的街頭唱歌,冇有仇恨,也冇有這些剪不斷理還亂的利益牽扯。

那樣的話,該有多好啊。

怕吵醒他,我想了想還是冇有爬起來,繼續閉著眼睛裝睡。

也隻有在這樣的時候,我們纔可以假裝我們回到了從前,才能傾聽彼此的心跳。

等會兒醒來,我必須要裝的生氣一點絕情一點。

最好絕情到我自己都相信的地步。

我這樣想著,居然又沉沉的睡了過去。

其實江轍冇睡著,他也知道他的小亮醒了一回,他太瞭解他的女孩了,瞭解到聽著她的呼吸,他就能知道她的狀態。

或深或淺,或是偽裝。

她醒了,冇有起來。

還留下了一聲歎息,輕的讓人差一點就要忽視掉了。

江轍也跟著歎了一聲氣。

那是他們能對這段感情做出的唯一回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