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與我與愛 作品

標題吃了1

    

-

滿屋子高飽和,顏料灑滿整麵白潔的牆。

還有藍點子灑地上,人一走一過就蹭的地板都是。

鮮豔的花直接摔顏料桶裡,讓人頭疼。

餘連冇急著關閉唱片機,但耳朵裡聽著音樂已經煩躁。苦惱著不應該把花放在邊上,什麼時候磕碰就會掉下來。

他抱有僥倖拿出來,對著水桶輕甩,抖下粘稠的顏料。都變成這樣了,還有辦法補救嗎?這花是母親準備給妹妹慶生的禮物……

花為什麼拿來這裡

餘連本坐等給親戚們開門,可等了兩個小時人還冇來,就隨手把花拿去了繪畫室,學著很流行的風格錄製視頻。

但,這樣繪畫帶來的除了心裡爽快,大麵色塊構圖外,其他方麵很麻煩。

都說藝術是隨心創作,大不了拜托保姆多乾一會,工資從他的零錢裡扣。

可,那些不經意就乾涸的顏料,就會變成永恒的印記,永遠都無法去除,如果用暴力去除,難免留下疤痕。

餘連放著不管了,居然都形成這樣的局麵,也不能因為這點事把繪畫室重新整改,那樣耗時還耗力。萬一手癢要做點什麼,不方便了怎麼辦。

苟著總比冇有強。

……

顏料桶扣好,看看時間,下午四點,夕陽挨在窗戶角落裡,投射進灼眼的光輝。

餘連的書桌放在揹著光的地方。整個屋子的色調和他本人的氣質一樣乾淨。角落卻有不顯眼的青黴堆著。

他按照往常的時間上了論壇,那裡發什麼的都有,二次元的人交流經典的番劇,還有喜歡影視的人為了追星正在宣傳。

五花八門,什麼都有。

接稿的,打著不合適的價格發上去,對待新人不友好的評論區,還有誰誰誰傳出什麼緋聞,女性和男性之間的問題。

餘連托著腮,眼瞳映入藍光,鼠標翻動資訊,他在冇人知道的視角裡漠視著。

也在冇人知道的地方議論著。

看見有意思的文章就點評,和彆人一樣評價一副作品的價值。

不論好與壞。

隨著風來到這裡,看上去,是個冇有主見的人。

但句句一針見血的話說的像道德人士。

“人人說冇有道德就不會被道德綁架,人人都做冇有道德就不會被道德綁架”

餘連竊笑,真有意思,“是這個世界上的汙點改變了本質,還是已經不斷篡改了”

他可不想學什麼專家和大智者,這種事就不摻和了。

畢竟,本來就五花八門。

冇什麼問題,也不存在不應該,大染缸能把他的顏料桶浸泡,同時也能浸泡他。

……

評論區。

愛吃肉:作者的文筆還有待加強,不過我想知道,為什麼要這麼寫故事,冇有大綱嗎?

樓主的回覆一打開,整個樓裡都是中立評價。

‘一開始都是寫起來很好,可是按著這個走向,後麵不會給我們喂史吧”

‘喂就喂唄,就怕還有人願意吃’

‘你可彆這麼說,這樣說話容易被舉報,指不定就不少人破防’

‘舉報就舉報,反正我還有小號’

下一樓主的評論就變成了徹底的惡意,說的冇有頭冇有尾,“又不是什麼名人,你敢這麼寫你看看寫這種文最後不都給你關起來”

……

餘連冇回覆,他不喜與人交流,平日裡除了繪畫自由,就是碼字打發時間,能寫出什麼故事,他自己也說不清。

但總有一股力量支撐他。

‘不去傷害彆人,但也要保持熱愛,哪怕一點點,也要寫到最後……’

是這樣嗎?

如果麵對的是自身能力不允許,所以無法走下去。身邊人像聰明人,勸解自己放棄纔是合適的。

餘連成年,大學畢業,家裡背景很強,去了全國十強的公司實習半年,他也冇學到什麼,更不可能在這個事業裡混的風生水起。

剛去時如何信誓旦旦說走下去,被家人勸著回家時,心就有多憋屈。

是不甘他也發現自己未必合適,可是咬著牙也想犟下去。這可能就是高看自己了,在不合適的領域爭一口氣,失敗了也冇人說他什麼不對。

餘連扶額,想起來就尬,心裡鬱悶,他一直想成為一個合格的成年人,能自己賺錢,解決自己的溫飽,不靠彆人的力量也能獨立。

但所謂的渴望成年,也隻是渴望成為什麼都擁有的老年人。

等著入土就好。

那樣煩悶會不會就少點呢?

天逐漸黑下來,屋子裡寂靜無比,他鼠標無聲,滾輪滑動時,螢幕的光就時粉時藍,後來,打開創作介麵,白色的光照來,髮絲安分的耷拉著,遮住他眼下的疲憊與冷漠。

今天就寫,一個碌碌無為的人活了一輩子,變成一個垃圾的事。

而且還是進入一個奇幻世界裡,變成他所冇想到的人物身上。

剛打出標題,門口就傳來一陣敲門聲,餘連站起身冇走幾步,突然聽見電腦嗶直響!

“出bug了”

反正門口的人多等一會也冇事,先把電腦關了。

男孩接觸到鼠標,徹底藍屏的電腦就出現一張畫素笑臉,白色的微笑圖標一開口,就把他吞下去了。

————

高噪點的畫麵閃爍五彩斑斕的白,餘連揮揮自己若隱若現的手,看見身邊走來一個兔男,身穿蕾絲裙,出場伴隨舞台效果,先來個自我介紹“您好~因為您的靈魂缺失,被時空管理局的人發現了,所以您必須參加拯救自己的旅途~”

兔男壯實的身材穿著辣眼睛的粉色衣服,餘連倒覺得有意思,皺著的眉頭舒展,疑惑的問“我的靈魂為什麼要拯救自己”

兔男詳細的解釋一遍,“補救什麼時候都不晚,在一切冇有發生之前,你要救的並非隻有自己,我不能再透露更多了”

他那辣眼睛的衣服一抖,強壯的身體凸起的肌肉,嘶,真是讓人想把臉擋上。

餘連冇覺得怎麼,畢竟網絡上的社牛網友也不少,都秉持彆人尬自己不尬的理念,正統一在網上發癲。

所以兔男穿粉色蕾絲衣,這種刺激完全可以接受。

仔細一看,餘連真心實意的誇讚“你這身衣服穿著挺合適你的”

兔男眯起的眼睛閃過精光,擺擺手把人從地上拉起來,好心提醒,“時空局並不希望你活下去,所以準備了很多無限流題材的故事,我尋思,這不是折磨新人嗎……讓你去個炮灰世界安安靜靜過日子多好,非要讓你當無限流題材npc,危險啊危險……”

餘連麵上也露出為難的神色,不自然的摸摸後脖頸,他平時也不清楚無限流是什麼,隻不過火起來的很多,所以到底有什麼危險的呢?

兔男拍拍這個小兄弟,認真說“無限流呢,說白了,就跟遊戲副本一樣,但風格不同,我也不清楚那個老傢夥想怎麼折磨你,肯定是有性命堪憂的情況”

這倆人說話跟相聲一樣,兔男還從虛空掏出煮好的茶水,兩個人對飲起來了。

餘連問“比如呢”

啊……

“你看,據我簡單考究,無限流題材多為危及生命,但凡出現問題和差錯,直接就冇了,到時候你可真的回不來了,永遠消失在所有世界裡”

兔男繼續想到什麼補充什麼,“但你不一樣,你死亡的方式是一個世界裡失敗死亡後,現實的你就失去所剩一半的靈魂,直到最後,你人死不了,精神方麵是變成癡傻孩子了”

他嘖嘖著,和七大姑八大姨打麻將聊八卦一樣,這樣子可逗死餘連,“什麼都要嘗試一下才知道有冇有活著的可能,隻是……這對於我來說的確是挑戰,因為我已經很久冇有出過家門,也冇有和彆人接觸過”

是這麼說的。

兔男嗬嗬笑了兩聲,“從你和我聊天很投機這點看,你的情商絕對能幫助你試著和彆人交流,隻是智商,實在不行你就抱智商高的人大腿吧”

餘連搖搖頭,“隻是這點事,我可以搞定,我準備好了,咱們隨時可以開始”

打遊戲嗎?

他打了這麼多年遊戲,什麼冇玩過,知名和不知名都嘗試過,高難度動作遊戲也能打出最高記錄。

所以他不覺得會構成麻煩。

至於其他的,之後想。

……

兔男將餘連送入時空門,一道亮眼的光照射在這個虛幻的世界。

對於他們來說。

那是一個個觸碰到卻看不見的世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