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導航小說
  2. 男主絕嗣生子係統讓我又多胎了後續
  3. 《男主絕嗣?生子係統讓我又多胎了》 第21章
司夜寒 作品

《男主絕嗣?生子係統讓我又多胎了》 第21章

    

《男主絕嗣?生子係統讓我又多胎了》是葉婉欣所編寫的,故事中的主角是葉婉欣,文筆細膩優美,情節生動有趣,題材特彆新穎...《男主絕嗣?生子係統讓我又多胎了》第21章免費試讀司十三叔臉色陰沉,冇再說話。

葉婉欣隻通過這一件事就知道,司夜寒雖然是司氏集團的繼承人,看似站在權利金字塔頂端的位置,但由於手裡的股份不多,因此很多老傢夥好像不是很服?

司夜寒便說:“那就開始吧。誰要是再對婉欣不滿,那就是對我不滿。對了,婉欣,一會兒你聽聽,如果遇到想說的就說,這裡有你插嘴的份。”

司夜寒如此給她做臉,葉婉欣自然笑吟吟的應下,這讓司十三叔的臉色更加陰鬱了。

“啪啪啪!”

突兀的出現了一陣鼓掌的聲音。

“哎喲喂,弟弟你真是好大的威風啊,不是我說你,你這樣讓外人進入董事會,難道不怕族老們寒心嗎?”

一個穿著頂奢的中年女人扶著肚子,慢慢的走了進來,兀自的坐了下去。

周圍立刻跟來了六七個保鏢,團團將女人包圍在中心。

葉婉欣正在好奇這是誰的時候,係統及時的提示:

「這是你本次世界之中最大的敵人,司夜寒同父異母的姐姐!大房的司夜茗!一旦她率先生下孩子,就會搶奪10%的股份!並且會降低你任務的完成度。」

畢竟獲得越多的股份,評價也就越高。

葉婉欣的眼睛眯了起來,所以,這就是勁敵了?

「不過遺憾的告訴宿主你,司夜茗已經懷孕了。」

葉婉欣:!!!

我的10%的股份,好痛心!

司夜寒冷眯著眼睛,淡漠道:“我親愛的姐姐,你好像也冇有進入董事會的權利吧?畢竟,你可是連一點股份都冇有。”

司夜茗幸福的摸了摸肚子,臉上露出猙獰又得意的笑容:“我馬上就有資格了,因為我已經懷孕兩個多月了,馬上,董事會的總裁便有我的一席之地了。”

司夜寒笑了,但卻讓人毛骨悚然:“你已經掉了三個,這個等你保住了再說吧,現在,請你離開會議室,現在的你,還不配進來。”

司夜茗翹起了二郎腿,嗤笑:“我看誰敢反對?祖叔們,你們確定要和一個即將擁有10%股份的股東叫板?司夜寒,你要是敢對我用粗的話,嗬嗬,你就試試。”

老古董們喝茶的喝茶,唱曲兒的唱曲兒,不反對也不摻和。

葉婉欣咳嗽一下:“蹺二郎腿容易流產。”

下一秒,司夜茗立刻放了下來。

葉婉欣噗嗤一聲笑了。

司夜茗惡狠狠道:“你耍我?”

“冇有,是真的,你不信問醫生。”葉婉欣無辜道。

“那你笑什麼。”司夜茗四十歲保養的還是不錯的,不過這一瞪人,臉頰就凹陷下去,看起來很是可怕。

葉婉欣笑而不語。

司夜寒卻一擺手:“何秘書,叫20個保安上來,拿著銅鑼給大家表演一段節目。記住,聲音一定要大。”

“你!!”司夜茗被氣的不輕,又覺得肚子隱隱作痛起來,她今天本來是耀武揚威來的,告訴司夜寒和股東董事們這件大事的。

因為她即將是除了老頭子外的第二大股東。

她倒要看看司夜寒那一副恨的自己死去活來,但是又奈何不了自己的模樣來,但是萬萬冇有想到——

“算了,你也得意不了多久了,最多六個月,到時候你就從現在的位置上滾下去吧。”司夜茗護著肚子,一步步的走了。

司夜寒麵色緊繃,幽暗的眸底醞釀著風雨欲來的驚濤駭浪。

董事們有的漠不關心,畢竟對於他們來說誰上位都一樣。也有些替司夜寒擔心的:

“不是我說啊,這總裁的位置真讓司夜茗來坐的話,遲早得讓她敗乾淨了。”

“那也冇辦法,誰讓小寒不爭氣呢,司夜茗好歹還懷過幾次,小寒這是半點資訊都冇有。”

“我看實在不行的話,就讓小寒基因改弱一下,雖然會減壽,但是說不得就能造出子嗣了。”

“好了,開會!”

葉婉欣若有所思。

今天一整天,葉婉欣能明顯感覺到司夜寒的心情煩躁,一直忙到了淩晨十二點,這纔回到莊園。

臨睡前,司夜寒一組又一組的做著俯臥撐。

就連坐在司夜寒背上的葉婉欣都感覺到了,他的手明明手都開始顫抖,卻依然在咬牙做。

“其實司夜茗這一胎保不住的。”葉婉欣突然說。

司夜寒楞了一下,然後繼續悶聲做俯臥撐。

半晌才說:“你不用安慰我。”

“她這一胎保不住的。”葉婉欣認真的說。

司夜寒停了下來,“你怎麼知道?”

“以我的專業知識來講,講太多你又不懂,反正她八成保不住,就算保住了,八成也是個畸形。”葉婉欣說。

司夜寒繼續做俯臥撐,心情並冇有好轉。

葉婉欣歪了歪頭。

便見司夜寒聲音沉悶的很:“像我們這種人,就不應該強行誕下子嗣,毀了下一代。”

葉婉欣嘖了一聲:“那你不也是在不停培育胚胎?”

司夜寒自嘲一笑:“因為我知道我壓根就培育不出。”

葉婉欣好奇:“那你就不想生孩子?”

“我隻想和我愛的人生孩子,要不是為了老頭的基業——”

話才說一半,司夜寒一驚,他剛剛怎麼就把這些話說出來了??對於一個才相處幾天的陌生人,怎麼就說出來了!

“睡覺!”司夜寒又惱又羞,扯著葉婉欣去睡覺。

“誒誒誒,你今天不取精了?”

“不取!”

“等等,我睡覺前要小解!”葉婉欣拉著手銬的司夜寒一起去廁所。

“女人,真是麻煩。”

第二日,清晨。

葉婉欣難得的和司夜寒在一起吃了個美美的西式自助早餐。

司夜寒有一個靠著湖邊的西餐廳,一邊吃飯一邊看景。空曠的西餐廳中,擺滿了大概一百多種擺盤精製的盤裝食物。

“這麼多食物,就我們兩個人吃?會不會浪費了一點?”葉婉欣用夾子夾著華田夫,香腸,蛋黃醬等等等。

“不會,剩下的管家會發給傭人吃。”司夜寒隻夾了兩份吐司麪包和煎蛋,一份水果。

“這樣夾好累,我能不能直接端盤子?”

“當然不可以。”司夜寒冷漠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