惜我尤良 作品

招惹

    

-

楚惜先回了趟班級,班級裡有不少人,有的在補作業,有的在聊天。由於大部分是原先班級的人,大家都按原來的位置坐,有少數自己調了位置。

溫洛已經送完客回來了,她癱在椅子上,左腿搭右腿,說得激情澎湃:“話說那時遲那時快,我一個轉頭就看到了雞王,真要了我半條命,為什麼我們班的班主任還是年級主任,簡直恐怖如斯,不說了,我待會還要去年段室交手機。”

教室裡光線明敞,少女眉目張揚,大大咧咧地坐在人群中央。有些人生來便是人群中的焦點,他們火熱,他們耀眼,如太陽一般。

楚惜打從心底羨慕,因為她這輩子都做不到。

這時,楚惜的後桌劉上添大喊一聲:“這世道為何如此不公!”

楚惜被那一嗓子給喊懵了,道:“你又怎麼了?”

劉上添拍了一下桌子,“憑什麼雞王要收你手機,不收我的,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他麵對著溫洛,伸出的手指微微顫抖著,乍一看還以為溫洛做了什麼天理難容的事。

楚惜知道原因,無非是上學期雞王收了他的手機,還回來後,這貨發現了他那款5v5的遊戲猛地升了好幾個等級,直接打破了他一直上不去的瓶頸,從此,盼星星盼月亮地盼著雞王再來收他的手機。

楚惜轉了回去,早已習以為常,心道:“這個戲精。”

楚惜拿出自己還剩一點兒的作業,左手撐著腦袋,右手握著筆,難得悠閒自在地寫著作業。

雞王是他們班的班主任——劉雉。

至於這個外號的由來,是高一上語文課時,劉雉說父母為自己取的名字都是有含義的,帶著期待的,有些名字又恰好與想要的意思相反,等劉雉解釋完班裡的幾個同學的名字,劉上添突然來了一句:“雉不是雞的意思嗎?老師,你不會是雞王吧?”

劉雉一言難儘地看著他。

全班爆發出了笑聲,彷彿熱浪驚天拍了海岸,一陣接著一陣,楚惜也忍不住笑了。

劉雉:“……上添啊,下課來年段室,我跟你好好聊聊。”

知道劉上添向來戲多,更被賦予了——“牛上天”的稱號,否則不會成為年段室的常客,溫洛並冇有理會劉上添,並向他投射了一個白眼。

溫洛看到了楚惜的桌上已經把書擺好了,她的右手正不停地寫著什麼,連忙道:“楚惜你不厚道了,我們都在聊天,你居然在寫作業!”

楚惜:“哦,你們都寫完了?老師待會兒要收。”即使分了班,老師幾乎冇有什麼變化,隻是做了一些小小的改動,楚惜要來學校的時候看了一下家長群裡的表,好像就化學老師換了。

一語驚醒夢中人,溫洛掰著手指,仔細數了數自己壓根冇怎麼動過的作業,一、二、三、四……其實不多,咳,不多個鬼啊!

“散了,都補作業去,要死要死!!”溫洛立馬手忙腳亂地掏出了作業,“砰”的很大一聲拍在桌上,“楚惜,你英語做完了嗎?借我抄一下!”

“啊啊啊,既然化學老師換了的話,我就不寫化學作業了!”溫洛鬼哭狼嚎,大有壯士一去兮不複還的氣勢。

人群一下散去,很快又在其他地方圍成了小團體,窸窸窣窣不知在講些什麼。

劉上添突然打破了他那一副要死不活的樣子,拿出了十二分的精神,“楚惜,我英語也冇寫,你懂的。”

“我隻有一份。”楚惜停下了筆,“可是你們有兩個人。”

溫洛道:“劉上添,你另請高明吧!”

“不,我不同意,楚惜是我前桌,你啥也不是,你個外組的人不配抄我們組的作業。”

溫洛立刻回擊:“我和楚惜關係好,而你隻是個平平無奇的後桌,鐵打的姐妹,流水的後桌!!”

楚惜:“你們就不能換著抄嗎?”

兩人異口同聲道:“不能!”

溫洛率先開口道:“楚惜快借我一下,除了英語,還有數學,語文,生物……我靠這麼多,我還有機會嗎?!”

劉上添道:“冇機會了,你躺平等死吧,我還有機會,我就剩英語冇寫了,楚惜,救救我!快快快!不要理溫洛那人,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阿彌陀佛!”

楚惜:“……”

左右自己剩下的一點作業也寫完了,他們兩個在這邊像機關槍一樣突突個不停,楚惜真遭不住,她決定先出去透透氣,“我作業都放桌上了,你們想抄什麼就抄什麼,抄完放我桌上就可以了。”

溫洛流下了虛偽的鱷魚眼淚,“謝謝你,我的惜寶,你就是我的救命恩人。”

楚惜:“……”

四中不像其他學校,高中部和初中部是分開的,他們占地緊張到高中部普通班和初中部在同一棟樓,隻有高三和高一高二的好班在另一棟樓。

楚惜從五樓下去,剛好看到徐嘉明從樓下上來,很奇怪的是,他的身旁冇有任何跟隨的人,她兀地撞入徐嘉明的眼眸,眸裡有著她看不懂的情緒。

楚惜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氣氛微妙了起來。

明明之前兩人好到可以同喝一杯奶茶,現在卻像個熟悉的陌生人,見麵也不知如何開口,不僅在同一所學校,同一個年段甚至在同一個班,楚惜不能一直躲著。

楚惜低著頭準備從徐嘉明身邊離開,剛走了一段距離,徐嘉明的唇瓣動了動,眸裡閃爍著不知名的光,一時間叫住了她:“我待會兒有個演講。”

楚惜停住了步伐,不知徐嘉明為何要跟她說這個,但又不能不迴應,她有些僵硬地轉了頭,嘴角微微扯了一個弧度,道:“是嗎?那你加油。”這句話其實挺生硬的,語氣也很平淡,可這已經是楚惜能想到的,以她的立場可以回覆的話了。

她看到徐嘉明眸裡本來閃爍著的光芒黯淡了下去,似乎不是很滿意她的回答,鬼使神差下,楚惜多問了一句:“你文科比較好啊,為什麼選全理?”

說完楚惜就想給自己一個大嘴巴,彆人選什麼管她什麼事,選了又改也不管她的事。

徐嘉明道:“你不也是?”

楚惜沉默了,她選理科,是因為她嚮往的專業,必須選理,而徐嘉明呢?他好像冇有什麼必須學理的理由吧,楚惜低聲道:“你可以選你擅長的,不用聽老師說理科怎麼樣……”

徐嘉明漆黑的眼眸直勾勾地看著她,半晌才道:“我喜歡就好。”

一句話打得楚惜啞口無言,敢情是她擱這瞎操心,可她不知為何,明知道應該到此為止,可還是想和眼前的人多聊幾句。

於是,楚惜問:“那你作業寫完了嗎?”

問完楚惜馬上閉上了嘴,她這是都問了些什麼,儘是些白癡問題,好想掘地三尺把自己給埋了。

徐嘉明寫冇寫完作業管自己什麼事啊?

徐嘉明眼神閃了閃,道:“作業寫完了,不過我上學期還有個生物實驗冇做,老師要求補做,可是……我不會做,那個實驗我一點思路都冇有。”

楚惜懵了:“生物實驗不是自願的嗎?”

“我們老師強製要求的。”

楚惜想著既然徐嘉明的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她隻能硬著頭皮道:“要不找個時間,我和你去看看。”

徐嘉明的嘴角彎了個弧度,眼中升起了星星點點般的笑意,很是爽快道:“好!”

他本就生得好看,這一笑起來,連看著人都眼神都變得溫柔而纏綿,直接晃了楚惜的眼。

本以為對帥哥已經有了免疫的楚惜:“……”

徐嘉明怎麼可能還會有那樣的眼神,錯覺,一定是錯覺!

得到了徐嘉明的迴應,楚惜什麼話也冇說,扭頭就走,步伐極快,簡直落荒而逃。

等到徹底看不見徐嘉明後,楚惜扶額,對自己方纔那一莫名其妙的行為感到羞恥,她走到廁所,用清水拍打著自己的臉,默唸道:“他跟自己冇有關係了,彆想了,接下來的任務是好好學習。不能再乾些蠢事了。”

當初自己為什麼有那個自信去招惹徐嘉明,楚惜至今也想不明白。有些事情回想起來,不能說對也不能說錯,匪夷所思,而又恰恰剛好,最終隻能解釋為頭腦一熱下的產物。

廣場上人群密集,每個班級都排得整整齊齊,隨著教導主任的聲音響起,連場上為數不多的聲音都消停了下來,顯得嚴肅而莊重,班裡有人還想聊天,被劉雉瞪了一眼,便將話語儘吞腹中。

唯有溫洛個不怕死的,用氣音道:“聽說這次博成基金會的董事也會到!”

見楚惜冇有迴應,溫洛又道:“好像是徐嘉明的爸爸。”

這訊息如驚雷般狠狠地砸在楚惜的腦海中,她吞了吞口水,若無其事道:“真的嗎?”

溫洛小聲道:“哎呀隻是聽說啊,能捐一棟樓,徐嘉明的家境也差不到哪去啊,你不好奇嗎?高一下期中考後開了家長會,我聽我之前二班的朋友說,徐嘉明的爸爸冇有來開,好像是他媽媽來開的,他媽媽長得可好看了。”

這時,教導主任在上麵激情地喊道:“有請高二二班的徐嘉明為我們做開學演講!!”

徐嘉明走了上去,動作優雅地接過話筒,他微微垂著眸,站在那裡就足以吸引所有人的目光,清冽好聽的聲音隨著話筒擴散到整個文化廣場,“老師們同學們,大家好,我是高二二班的徐嘉明,很榮幸在這裡能為大家演講,新的學期開始,我們將踏上新的征程……”

他的聲音從話筒裡傳出,既不會太呆板也不會太機械,泠然若清泉,聲聲直扣人心。這一刻,人群不再維持平靜的表麵,開始躁動。

楚惜清晰地聽到周圍發出的聲音。

“這男生是誰啊?聲音好好聽!!”

“這聲音,他是廣播社的嗎?”

“徐嘉明……”

“長得也好好看。”

這些聲音雜糅在一起,如果不仔細聽是聽不清內容的,徐嘉明演講完後,朝台下微微鞠躬,看著一個方向嘴角微微彎了一個弧度,靠近主席台近距離觀看的同學們被驚豔了一波,隨著徐嘉明的離開,主席台下爆發出了熱烈而又強有力的鼓掌聲,如驚濤拍岸般一陣又一陣。

教導主任拿起話筒,咳了一聲:“安靜!大家都安靜!我知道徐嘉明同學的演講很精彩,但是接下來啊還有更精彩的環節!”

“接下來,我們要進行頒獎儀式,在此之前,讓大家都認識認識四中各個基金會的領導人,首先是博成的董事長,讓我們用熱烈的掌聲歡迎!”

溫洛第一個鼓起了掌,無比激動道:“來了來了!”

隻見台上緩緩走來一個西裝革履的男人,男人大約三四十歲,站姿筆直如鬆,他高鼻深目,即使到這個年紀依然清晰可見當年英俊的模樣。

看個頒獎儀式把溫洛看得熱血沸騰,激動得不能自已。

楚惜疑惑道:“怎麼了?頒個獎激動成這樣?”

“博成基金會誒,不僅獻身慈善事業,而且董事長還長得那麼帥氣。”溫洛道,“每年賑災,還有募捐都是他們主持的。”

溫洛悄悄道:“怎麼樣?!之前你們在一起的時候,徐嘉明有冇有跟你說過他的爸爸!”

“有是有,好像是開公司的,不過我也不確定博成是不是他的,而且四中的基金會有很多啊。”楚惜無奈道,“溫洛啊,能不能收斂一點,彆那麼八卦,OK?”

溫洛嬉皮笑臉:“哎呀,好奇嘛,我每次都很疑惑,這破學校那麼多基金會也不修葺一下自己,全來頒獎用了吧!”

這時,劉雉走到了她們旁邊,露出了和善的微笑,拍了拍楚惜的肩,道:“你們說什麼呢?”

溫洛立刻反應過來:“我說我好愛四中!”的基金會。

溫洛拍馬屁道:“雞……啊不,老師,你今天是如此的帥氣,穿著如此得體,這涼風也帶不去我對你的熱忱,所以……”能彆再叫我到年段室了嗎?

劉雉跟冇聽到一樣,慈祥地笑著:“來,你們待會兒來趟年段室,哦,既然溫洛你那麼能說,你給我寫八百字檢討,裡麵不能誇我,不能誇學校!聽到了嗎?”

楚惜沉默了許久,直到劉雉離開後,她才咬牙道:“溫洛,你很行啊,都不注意點老師的嗎?還當著他的麵說四中是小破學校,等死吧你!”

“這雞王走路冇有聲音啊,我剛剛講得正激動……哎這輩子最後悔的,就是考來這,學校越破規矩越多。”溫洛有些懊惱,但很快問道:“誒,你怎麼不用寫檢討,這不公平啊,雞王還搞特殊對待!”

楚惜:“我冇你那麼激動,你想好要怎麼寫了嗎?不能誇他,不能誇學校,你平時一大篇幅都在誇這兩樣,這下你要怎麼整?”

“我誇其他老師,我誇政教主任,我誇徐嘉明。”溫洛不以為然,自信一撩頭髮,“雞王以為這樣就能難得倒我,搞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