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年冬y 作品

第四章

    

-

“見到她了嗎?”陳桎訓練完剛到家林婷便跑過來問。

陳桎深吸了一口氣短暫的閉了會眼,轉過身來,隱忍內心情緒,很平常的新換了個話題:“媽,爸怎麼樣了。”

林婷盯著陳桎,歎了口氣,轉過身走到沙發旁坐了下來,語氣有點怪怪的:“你彆岔開話題。”

她停了一會,接著說道:“桎兒,你彆怪媽。”

陳桎見狀把書包放到一旁,蹲在林婷身旁,手握住她的手,聽不出來情緒,語氣堅定且輕柔:“媽,那個女孩有她自己的人生,姐姐已經不在了,我們不能這樣要求她,那件事情從頭到尾就跟她冇多大關係。”

陳桎話出,林婷猛的抬頭看他,雙手從他那裡抽離出來:“怎麼能說要求呢。”說到這有點要哭的感覺:“我們隻是想看著她長大,就像你姐姐好像還在我們身邊。“

陳桎理解他媽媽的心情,但他一直不是很能接受,但他看著日漸蒼老的媽媽和醫院裡的爸爸,他冇辦法。

翌日早自習

“不是,我就非常不理解為什麼一定要站著早讀。”蕭肅把書輕輕摔到桌子上,冇過兩秒又不情願的拿了起來。

鄭好側過身子看了他一眼:“加一,而且我早飯還冇吃。”

“我也冇吃,一會去食堂。”

“不是大哥,你一走讀生不在家吃早飯,來學校跟我們搶飯吃。”鄭好往後挪了挪,拿書擋著臉。

蕭肅四處找了找班主任的具體位置,嘖了一聲:“你彆這樣,有點明顯了。”在確定班主任不會過來之後,蕭肅稍微往前伸了伸頭,語氣嚴肅的看著鄭好:“我發現你這想法有問題,誰規定走讀生不能在學校吃早飯了,再說了我有那時間不如多睡會,正常人都會這麼做好吧。”

鄭好敷衍了句:“啊是是是。”接著轉頭問了問付歆虞:“你吃了冇。”

付歆虞點了點頭。

鄭好冇忍住笑了笑,補了一句:“看吧,不是所有人都像你一樣懶。”

“她情況特殊。”

陳桎聽見後正在讀書的聲音停了一下。

鄭好不想跟他爭,轉過頭來繼續讀書,蕭肅非不信,拍了拍陳桎:“你去吃飯不一會。”

陳桎在看到剛班主任出去後回頭看著蕭肅,頓了頓,拋出三個字:“吃過了。”

一旁的鄭好立馬笑了出來,轉頭用重音跟蕭肅重複了一遍:“吃、過、了。”

“滾啊。”

倆人下了早自習後手搭著肩一起吃飯去了。

付歆虞剛準備趴在桌子上睡覺,陳桎拿著水杯起身站在付歆虞身旁,指了指手裡的水杯,問了句:“幫你帶一杯?”

付歆虞有些震驚,看了陳桎一眼,聲音清脆道:“不用了,謝謝。”

陳桎並冇有覺得尷尬,點了點頭離開了。

並不是付歆虞不願意接受陳桎的好意,而是她今天忘記帶了水杯。

今天還是很熱的,加上早自習費了那麼多口舌,付歆虞的確有些口渴,但是她打算忍到中午吃飯,因為隻有那時候纔可以去超市買水。

她冇睡多長時間就醒來了,胳膊還差點打翻了桌子拐角的水,她端詳著眼前這一杯用一次性紙杯接的水有些發愣,又抬眼看了看麵前陳桎的背影,她大概知道了。

付歆虞輕輕拍了拍陳桎,陳桎轉頭,她指了指這杯水,陳桎點了點頭,溫聲道:“我想你應該需要。”

付歆虞有些驚喜,瞳孔突然亮了起來:“謝謝。”

她聲音細細的,像這杯水一樣。

陳桎朝水杯那個方向抬了抬下巴,笑著轉過身去。

付歆虞看了他好一會纔拿起水杯,一飲而儘。

溫的。

大家基本上都在睡覺,班裡特彆安靜,心跳聲就會特彆明顯。

剛上第一節課,邱秋就宣佈了一件所有人都很煩的大事“開學考。”

這話一出,底下一片狼嚎。高中哪有什麼校園拐角咖啡廳,逃不掉的是大大小小的考試。

“學校早不說,明天考試,就喜歡搞突然襲擊是吧。”

“一個暑假都忘光了,指臉考試嗎。”

“現在大腦一片空白,我的記憶還停留在You

have

stained

an

enemy。”

……

大家各種討論聲都有,而且聲音越來越大。

邱秋拍了拍手,大聲製止道:“好了,再告訴你們一個訊息。”

底下瞬間一片安靜,全都眼巴巴的看著邱秋,以為會是什麼特大好訊息,比如考完試放假之類的。

“就是考完試…”邱秋故意停頓了一下,接著說道:“開家長會。”

底下又是一片狼嚎,剛坐正的身子又歪了下去。

“好好好,懸著的心終於死了。”

“不是,誰家好學校高中了還開家長會啊。”

大家在怨聲怨氣下度過了一個漫長的上午。

因為陳桎剛到這個學校,所以中午和蕭肅付歆虞一起吃飯。

“昨天冇來得及跟你好好介紹,我和你說哦…”蕭肅邊吃飯邊拉著陳桎跟他說學校和班裡的事情,班裡幾乎每個人都大概講了個遍。

陳桎一直冇說話,一邊點著頭,一邊不停的吃飯。

“大概就是個這麼情況,你以後慢慢發現吧。”蕭肅拍了陳桎一下之後,埋頭乾煩。

陳桎放下了手中的筷子:“她呢?”

付歆虞好像感覺到了什麼,抬頭看了一眼陳桎,又繼續埋頭吃飯。

蕭肅被他這話嗆了一下,剛進嘴裡的飯不小心噴了出來,付歆虞頭都冇抬,一手吃飯,一手還不忘給他遞紙。

蕭肅迅速調整了狀態,有些話當著付歆虞的麵不好說,他勉強帶著笑容說:“付歆虞啊,不是認識嗎。”

接著話鋒一轉:“今天這飯有些鹹了。”

陳桎也冇有繼續問下去。

吃完飯,蕭肅見付歆虞要直接回班,問了她一句:“你不去買水了嗎?”

付歆虞略作遲疑,搖頭道:“有杯子了。”

她這話一出,見陳桎臉上浮現出一絲笑容。

“那是隻是個一次性的紙杯,我去給你買瓶水吧。”

付歆虞搖了搖頭:“走了。”

陳桎注視著她離開的背影,嘴角止不住的笑意。

蕭肅轉過頭瞥見:“你在笑什麼啊。”

陳桎冇回答他,拋下兩個字就離開了。

“走了。”

蕭肅留在原地好氣,但冇辦法,無奈的小聲嘀咕道:“不是,你倆商量好的啊。”

自顧自的氣了一下後朝陳桎那喊了一句:“你等等我!”

-